财经

  • 首页> 财经 > 佛山高新区:不是自贸区的自贸区

佛山高新区:不是自贸区的自贸区

2017-08-08 10:31:37

佛山(国家)高新区致力于打造"中国智造金谷",已形成汽车及零部件、高端装备制造、光电、新材料、智能家电、生物医药、电子商务等高新技术产业集群。聚集了一汽-大众等世界500强及其投资企业60多个,上市公司24家,产值超亿元企业380多家。佛山国家高新区以佛山西站枢纽新城为核心,建设粤桂黔高铁经济带合作试验区(广东园)并积极建设珠三角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,用3-5年时间建设全国一流的创新型科技园区。

官员越干事越会犯错误吗?如何摆脱懒政思维突破创新?

政府如何有所为有所不为?干预经济的边界在哪里?

带着这样的问题,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来到了佛山。

从“南国铁都”、“南国陶都”到现代高端设备制造,从“汗水经济”到“智慧经济”,从中国制造到中国“智”造,佛山的轨迹就是中国经济跃升的路径。

佛山并不是大专院校集中的城市,却催生出产学研最佳合作模式;佛山并非一线城市,却能在“一带一路”国策上起到龙头的作用;佛山也不是跨国公司总部所在地,却通过中欧试验区、仿真德国,将跨国技术资源引入本地制造业。

中国经济在新一轮产业升级中如何突破?答案是政府的推动不可或缺。以制度创新和创新式服务促科技创新,又不干预企业运作,有所为有所不为,这已成为佛山各级官员的共识。

佛山“智”造:产业升级转型样本

佛山是中国民营经济的发源地之一,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,曾以“顺德模式”和“南海模式”名动一时。佛山民营企业占了95%,是全中国第五大制造业城市。以南海为例,民营经济蓬勃发展,不仅产生了巨大经济总量的专业镇,也形成了内衣、铝型材、陶瓷、纺织等闻名国内外的优势行业,形成一镇一主业、一镇一品牌的格局,不少产品是全国乃至世界的“隐形冠军”。

“我们已经制定了佛山的‘智能制造2025’发展目标,启动了‘机器换人’工程,与国际上的机器人公司合作,帮助佛山企业转型升级,预计未来佛山将形成千亿元智能机器人市场。”市委书记刘悦伦介绍,佛山已经开始推动民营企业,实施“两化融合”(工业化、信息化),并以中德工业服务区为平台,和德国的服务业紧密合作,积极营造“仿真德国”制度,以“促使我们的传统产业走向工业4.0”。

佛山制造业的升级,是整个中国制造业升级的前奏,正应合李克强总理“中国制造2025”计划全面展开。而在这场升级战中佛山高新区扮演的角色,可谓重中之重。

按佛山高新区党工委副书记、管委会主任、南海区委副书记刘涛根介绍,佛山高新区以自主创新能力为抓手,大力推动广工大研究院、力合科技园、“芯光源”孵化器、生物医药基地、智能装备技术研究院、创业18MALL等创新平台建设,充分利用好、发挥好这些平台的优势,吸引更多创新资源向高新区集聚。二是以制造业转型升级为抓手。现在传统制造业转型已进入关键期,政府要以适度引导、政策支持等鼓励企业通过技术改造、增资扩产等方式,提升核心竞争力。目前,佛山高新区3D打印、机器人、智能家具等产业发展势头喜人。其中维尚集团、南方风机、东方精工等行业龙头企业就是一个很好的示范,实现“工业制造”向“智能制造”升级。三是以“互联网+智能制造”为抓手。现在国家正在深入推进落实《“中国制造2025”发展战略》,佛山也相继出台了《佛山智能制造2025行动计划》,以汽车制造、高端装备制造、智能家电、智能家居、平板显示器件、机械加工等产业为切入点,官产学研三方合力助推佛山智造转型,并辐射带动全市经济发展和自主创新能力的提升。

刘表示,简政放权,服务型政府,政府并非不为。在加强产学研合作、企业技术改造、引导上市企业并购等方面,政府的作为不可或缺,当然,营造创新创业环境、提供公共配套服务,这本来就是政府应该做的。

政府的职能悄然而变,“企业成功我就成功”

无论是“中国智造金谷”的战略的提出,还是全面建设珠三角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、粤桂黔高铁经济带合作试验区,佛山高新区每一步均以微创新方式步步推进。

最引人注目的是“不是自贸区的自贸区”的提法,按南海梁维东书记的理解,自贸区不是一套优惠政策,而是一套制度框架,佛山将率先引进,倒逼政府改革,向国际惯例靠拢。“这是对佛山改革开放的一个总结。”梁强调说。

“创新型政府”要求政府部门以创造性的改革作为提高行政效率、改善服务质量、增进公共利益的基本手段,需要政府更新行政管理观念、管理方式,也需要冒一定风险。目前,政府创新存在动力不足、可持续性差、面子工程、怕担风险等诸多问题。

中央编译局与北大政府创新研究中心从2000年开始评选“中国地方政府创新奖”,发现地方政府创新在持续推进方面遭遇到严重的困难,有近乎1/3的政府创新奖项目在实施几年之后,处于停滞状态甚至名存实亡。“人走政息”已成为政府创新的普遍现象。

当前,政府职能正在转型,转变到宏观调控、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上之,那么,如何打造一个有限的“积极政府”?

在调动官员创新积极性上,佛山总结出了一套切实可行的办法。佛山提出要有容错机制,“允许做事的人犯错”已形成上下的共识。毕竟,佛山人“敢为天下先”素来就是个传统。创新,尤其是政府创新通常是由理念先行,导致突破既有格局,创出一片新天地。

政府简政放权,是场自我革命;而实施“负面清单”管理,又拓宽了企业的经营空间。打造不是自贸区的自贸区的根本目的是规范政府行为、解放生产力。

交出不应该承担的权力,承担应该承担的责任,在新一轮改革中,政府应回归守夜人职责。从这个意义而言,佛山高新区走在了前面。

大道至简,这是东方传统智慧。有为是政府管理的应有之义,而既引导又不干预到市场主体,达到积极的无为则是更高境界。

之一

佛山高新区党工委副书记、管委会主任、南海区委副书记刘涛根

打造不是自贸区的自贸区

“没有实业,哪来互联网+?”刘涛根反问道。

刘涛根曾任南海大沥镇企业办副主任,现任佛山高新区党工委副书记、管委会主任、南海区委副书记,这位一路干上来的实干派深知制造业对佛山的意义。

在互联网风风火火之际,佛山人坚守的还是实业模式。刘主任介绍,在实业救国方面,佛山南海要早于广东其他地区。明清时期的佛山有很多美称,例如天下“四大镇”、“南国陶都”、“南国铁都”。当然,佛山真正崛起还是改革开放之后。

相对实业,高新技术产业相对滞后。佛山高新区于1992年经国务院批准建设,是全国首批53个国家高新区之一。相对科研院所、大专院校云集的一线城市高新区,佛山高新区并不占优,但又必须突破。刘涛根坦言,“汗水经济”难有竞争力。政府重点从招商引资到招商引智,近年来,高新区与中科院、清华、华中科技大、广东工大、西安交大等院校共同创建产业中心或研究院,甚至海外研究机构、海归加入创新平台。这些创新平台公司化运作,基金配套,政府不干预。

成功配套的产业基础是佛山“招商引智”的自信所在,科研院所项目最稀缺的就是成果的转化和产业化。

佛山高新区大胆提出打造“中国智造金谷”的战略。刘涛根这样解释“智造”二字:首先所谓“智”,即代表着创新。高新区是佛山科技创新和产业升级的主要引擎,引领“佛山制造”走向“佛山智造”。目前,佛山高新区共有高新技术企业270多家,科技企业孵化器16个(其中国家级3个),省级以上工程技术研发中心63个,省级以上企业技术中心65个,博士后科研工作站22个。“造”代表着制造业。高新区具有产业集群集聚发展的优势,像汽车制造及零部件、高端装备制造、有色金属、光电显示、智能家电、生物医药、新光源等产业集群,都是很好的依托基础。目前聚集了一汽-大众等世界500强及其投资企业60多个,上市公司24家,产值超亿元企业380多家。特别是装备制造产业高度集聚发展,已形成集“研发、工程设计、核心零部件、精密加工、系统集成、品牌服务、高端展会”于一体的装备制造全产业链,培育出一批产值超百亿的龙头骨干企业。

国内区域竞争正如火如荼。各地同时还面临东南亚等成本越来越占优国家的竞争,不少制造业项目正在流失。对于高新区未来竞争力,刘涛根解读说,首先是利用区位优势,然后政策优势没有了还有体制先行的优势。比如说,在粤桂黔高铁经济带合作试验区方面,在积极参与国家“一带一路”战略上,如何强化粤港澳与大西南的联系,加强三省区的统筹协调力度,加快形成广东园、广西园、贵州园 “一区三园”格局,争取成为国家跨区域合作试验区样本,打造成为一个战略上的增长点。

当然,该试验区仍然还需深化“一站式”行政服务改革,推行行政审批“负面清单”、“准许清单”和“监管清单”,营造良好的创业投资政务环境。

从全国范围看,高新区的优势不再,减二免三的优惠得到规范,长期给企业补贴也不是长久之计,土地日益紧缺,减地价也不是办法。除区位之外,未来高新区拼的是观念优势、体制优势、服务优势。“有良种还需有良田啊!”刘涛根说出了佛山人的自信。


新锐

杨幂获封“影后”